Hello! 👋 我是 Ikea Kew
我會在這個網站跟你分享如何成為一名"自由的"自由工作者

下面是可以快速了解我的一些重點:

  • 是影像自由工作者,也是網路創業家
  • 興趣街拍攝影,期待未來可以辦自己的攝影展
  • 大學一畢業就馬不停蹄的工作,去了不同領域產業的工作做影像
  • 在 2020 年動盪不安的一年,決定辭職,開始成為自由工作者,並創立了 Freelance Hacker 

什麼是 Freelance Hacker?

Freelance Hacker 的最終目標是:成為一個自由的自由工作者。這是一個分享成為一名自由的自由工作者你所需要的一切資訊的地方。

要成為名可以掌控自己生活的自由工作者,有一些觀念與技能是必備,如果沒有培養出非常成功的自由工作者性格,就無法創建自己的品牌經營。

要建立起你的自由系統有三個關鍵點:成為自由工作者保持生產&效率建立被動收入。這三個方向涵蓋了各種深度的資訊,你可以在這個網站看到。

Hi! 我是 Ikea  :)

ikea-kew-pic

一名獨立影像工作者、剪接師、興趣街拍攝影。

Freelance Hacker 的創辦人。

我沒有非常勵志的人生故事。其實,可能跟很多人一樣,大學畢了業,找了一份跟自己讀的相關課系的工作,發現不適合,結果:辭職
找了第二份工作,公司營運不順:被資遣。
找了第三份工作,開始誤打誤撞的接觸了網路創業:正式成為一名自由工作者。

大學剛畢業時,我以為...

大學 4 年,我是念 “數位媒體設計學系” ,看似畢業之後會有很不錯的工作,因為未來是數位媒體的世界。大學 4 年中,我學了基礎設計、網站架設、3D 動畫、2 D 動畫,大四畢業製作,我製作了畢業展覽主視覺的形象影片,這時我開始對於影片剪輯產生了興趣。

大學剛畢業時,我以為我可以努力得成為一名很厲害的剪接師。

第一份工作,我去了影像工作室,只做了 3 個月,3 個月就徹底的打破了我美好的想像。但不得不說,這 3 個月我學到的,是大學 4 年內完全學不到的東西,甚至於連基礎的剪接技巧,也是我在這 3 個月自學精進的。

第二份工作,我去了我喜歡的潮流文化媒體工作,當一名影音編輯。做到第二年時,公司運營不順我被資遣了。

但三份工作,我去了另外一家較大的潮流媒體工作,透過第一份工作的經驗,我很了解這樣的潮流媒體想要什麼內容,後來也被升職了,看似美好的前程,但也不盡然。

身在這份工作其中的我,最常聽到的就是薪水太少、太常加班、對公司充滿了抱怨。我也甚至常常在懷疑自己做這份工作幫助了誰?

後來,又在即將工作滿第二年的時候,我毅然決然的辭職了。辭職的原因,是因為上了一堂線上課程《聯盟行銷大師班》,我不停的 Google 聯盟行銷相關訊息,赫然發現外面的世界好大,網路的世界超酷的!

於是,我在 2020 年 3 月正式成為自由工作者。

為什麼好好的影像創作不做,跑去網路創業?

先說一下,我並沒有放棄影像創作,我心中還是有一個目標夢想要成為一名很厲害的剪接師。但在變厲害之前,我發現到,很多影像創作者,很努力用「汗水」、用「肝」在做工,但賺的錢不一定多,更常被削價競爭,不一定能夠支持自己繼續在影像製作這條路上走下去...

更是太常聽到很多有影像夢想的朋友為了錢陷入要一直不停接案熬夜剪片的輪迴,甚至有人問我到底還有什麼被動收入。

熱愛用網路找資料整理資訊的我,知道其實有很多適合不同行業的被動收入、網路賺錢的方法。因此我開始整理了資料,踏上了網路行銷的旅程,希望能透過整理分享這些資訊給更多自由工作者、創作的人。


必看文章:

>